企業管理
首頁
>企業管理>經營承攬

貝寧:海外建設與投資的熱土

參加貝寧投資貿易推介會側記

來源:辦公室 ? 作者:廖厚艷 時間:2019-07-08 點擊量: ? 【字體:

作為一名十四局海外的員工,因十四局參與的“貝寧工業園”項目,近日我參與了貝寧在中國的投資貿易推介會。此次推介會,是貝寧在第一屆“中非博覽會”之際,既貝寧簽署“一帶一路”倡議后的一系列投資推介活動,途經長沙—廣州—深圳—寧波—昆山,由貝寧駐華大使西蒙·皮埃爾·阿多維蘭德閣下帶隊,貝寧投資貿易促進署,中國駐貝寧大使館及經參處,所經省市商務廳,各省市的外經處等多方參與,旨在介紹貝寧的投資貿易機會和政策。

十四局是貝寧的老朋友,多年前從參建中國援建的“科托努立交橋”開始,先后承接了援貝寧科托努立交橋項目、援貝寧阿克薩多-博伊貢公路前4公里緊急維修項目、援阿卡薩多-博伊貢公路修復工程(第二標段)、貝寧飛法基和艾維橋項目等13個援外及市場項目。如果說進入貝寧是一個偶然,那么在貝寧留下來實現滾動發展,卻又是必然。十四局入駐貝寧十年,見證了貝寧這十年的巨變。它是幾內亞灣的西非小國,人口1100多萬,每年的GDP不超過100億美元,人均GDP不足1000美元。但貝寧從不妄自菲薄,他們的雄心壯志是把貝寧打造成“西非的新加坡”。正如西蒙大使說的那樣:貝寧在地圖上像一把鑰匙,只要拿到這把鑰匙,便可以打開整個西非的大門。

貝寧的政府官員們來中國,帶著十足的誠意和謙卑。為了表現誠意:他們設立經濟特區、稅費全面、土地享有同本地居民同等的權利、設立特區稅法和勞動法、政府設專職部門招商引資,根據投資商的具體要求調整招商引資政策,從立法和政府架構上全面支持和保護投資商,為投資商入駐貝寧掃清一切障礙。而他們的謙卑之處在于:對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成就由衷嘆服,對廣州模式和深圳模式無比羨慕,在投資和貿易方面,抱著“零起步”的心態,像一個遠道而來求取“真經”的朝圣者,來中國謀求發展之秘鑰。如果我們只把目光聚焦在國內,用“放大鏡”的心態來審視中國的發展。我們會被發展洪流中帶來的“泥沙”,“一葉障目不見泰山”,人們過多的去批評環境污染、貧富分化、社會不公、教育弊端……但如果我們放眼全球,中國四十年的發展,對于全球經濟的貢獻、減貧的人數、中產階級的數量、領先的科技、大國重器、智能科技……歷史上不曾有任何一個國家,能在如此短暫的四十年,取得如此的成就!

中國的發展,既讓一些國家羨慕,也讓一些國家害怕。一方面他們對中國模式羨慕不已,不同的機構都在研究中國發展的秘訣,但總不能要領,對中國的預測也屢屢跑偏。西方總以“民主”和“人權”來抨擊中國,仿佛這兩樣東西是西方世界的特產,并要向全世界兜售,以便得到世界價值觀的主導權。我曾向貝寧投資貿易促進署的署長提過一個問題:“我們知道非洲面臨的問題是政策的不可持續性,往往是政府首腦換屆,以往制定的政策都不算數,如何來保證貝寧投資政策的持續性?”署長意味深長地說:“我知道中國最大的優勢在于集中力量辦大事,而貝寧政府也看到了這一點。這也是我們為什么改革議會選舉,就是希望貝寧政府制定的政策具有可持續性,不會因為政府的變動而變動。有人說這可能會違反“民主”,我想說的是:一個國家如果人民都在挨餓,要民主有何用?一個國家如果孩子不能上學,沒錢看病,要民主有何用?一個國家如果人民沒有工作,那要民主有何用?”一些害怕中國發展的西方大國,常以“民主”和“人權”言之鑿鑿,假裝“伸張正義”,而私底下的手段,又是何等的上不了臺面,“華為事件”就是鐵證。一個巨人的步伐讓人“害怕”,因為他們對“巨人”單方面的臆斷,從他們的偏執的認知里制造出了假想敵。熟悉中國歷史的人都知道:中國在歷史上從未侵略過其他國家,愛好儒家文化的中國秉持的是“合作共贏”,共建“人類命運共同體”。

一個國家的發展絕不是一路坦途,它一定會伴隨著流血、流汗、流淚,但這些歷練和插曲,都是發展的考驗,絕不會成為阻礙發展的絆腳石。爭議和掌聲時常相伴,跨過高山,一定能雨后見彩虹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财运亨通怎么玩